365体育娱乐

作者:打瞌睡蟲  星际法师行最新章节  星际法师行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星际法师行最新章节第两千三百四十六章绿野之地(18-07-01)      第两千三百四十五章真神赐福(18-07-01)      第两千三百四十四章章节名疯狂逃窜(18-07-01)     

第两千两百九十五章红蓝对对碰


    墨夜放下纸条,脚下地板再次开始震动,沙石掉落。

    “又来?”

    墨夜很意识到这一次不是对方的诡计而是这条洞穴真的在剧烈摇晃震动。

    “地震?”

    “主人,不只是这条地下洞穴,整座城市堡垒所有的虫族洞穴都在震动摇晃。”

    这差不多就是说整座城都在震。

    城市堡垒原本地下城市,整座城市被一条又一条虫族洞穴紧密环绕构建,这些虫族洞穴就像是城市的脉络,一旦它们崩塌,这座堡垒城市绝不可能完好无损的。

    小七刚说完,洞穴另一头传来剧烈爆炸声,一股灼热的气浪裹挟着沙石泥土朝墨夜冲来,洞穴石壁被冲破。

    墨夜转身就跑。

    “主人,你走错方向了。”小七惊呼。

    墨夜并没有朝出口狂奔反而朝气浪来的方向迎面而去。

    这是干什么?磨练意志也好锻炼身体也罢不是这么玩的。

    小七惊恐不已,“主人!”

    洞穴石壁接连断裂,地面塌陷,墨夜每跨过一步,身后几乎没有完整的路面留下。

    四通八达的洞穴分流了爆炸产生的冲击,没有一条通道幸免。

    四面八方传来连续的巨响。

    爆炸是连续的。

    这当然不会是自然现象也不像是魔方的手笔。

    墨夜并不理会小七的惊呼。

    瞬移,次元隐匿,疾风术,这三种魔法无缝连接施放。

    这场景如果被记录下来,只能看见一道墨蓝色疾风出现消失再出现消失,到没有残影。

    墨夜在爆炸中不断变换位置,爆炸冲击一次次从她身体穿过,她此时根本顾不上这无比强烈的视觉冲击。

    “小七。”

    惊呼过后小七总算在自家主人不断移动中明白她要做什么,“主人,稍等,好了。”

    墨夜右眼光屏上的地图出现变化,根据能量波动反应强弱,小七定位了爆炸发生的中心。

    “爆炸源头是什么?”

    “查到了,主人”小七的声音满是懊恼“这是生物爆炸能量,主人,洞穴里有虫族,不止一只,这是虫族自爆,具体种类暂时不知。”

    既然是虫族爆炸,肯定不会只有这一处。

    洞穴通道蜿蜒曲折四通八达。

    光屏地图上一片橙红。

    探测器无法在爆炸中保证运转稳定,墨夜施放了上百个观察之眼,精神力顺着通道延伸方向而去。

    将精神力在爆炸中延伸的感觉不会比把手指伸进开水的感觉迟钝,甚至于会因为精神力感应敏锐而感知更清晰。

    这相当于墨夜能清楚的感觉到爆炸的炙热冲击。

    即使身体不会受伤,感官上的刺激却更强烈,这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甚至能觉得疼,必须将精神力承受的感觉与身体分割。

    在观察之眼的反馈中墨夜看到了一蓝一红两种虫族。

    这些红色和蓝色的小光团遍布虫族洞穴通道,一些只有芝麻大小,一些却有拳头大小,最大的与足球相差无几。

    墨夜赶到爆炸源头所在,根据地图反馈,她此时所在地方正是整座城市堡垒的中心。

    此时爆炸肯定波及到了地面。

    这里并没有变成坍塌的废墟,一团赤红色的东西顶满洞穴所有空间并不断向外扩张。

    墨夜看见这个大东西呼出一口气,她就知道。

    这是引发爆炸的源头但时它本身并没有爆炸。

    “主人,这是怎么回事?”小七惊讶不已,“它在吸收能量,怪不得能量波动走势这么奇怪。”

    爆炸产生的巨大能量破坏性的冲向四面八方,这个过程中有一部分却不符合常理的原路返回似乎有东西在呼唤它们。

    吸收能量引发爆炸释放能量再吸收爆炸的能量往复循环,这个家伙越变越大能够引发的爆炸也就越加剧烈。

    “这是虫族?”墨夜看着眼前的大家伙,虫族的千奇百怪总是能让法师阁下一再惊叹。

    “是的主人,这是虫族!”小七回答的笃定却也难掩惊诧“种类暂时不知,在星盟现有的虫族图录中没有发现它的种类。”

    浑身赤红,能量暴动却又维持着奇异的平衡,它引发了周边的爆炸自身却从这些爆炸中汲取能量。

    墨夜摊开手,在赶来的途中顺手捞住的一颗红色小东西,巴掌大小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只需要一点点外在刺激就能扩张一圈,当红色和蓝色两只碰撞在一起就会发生剧烈爆炸。

    “主人,这种虫族的蓝色与红色分别存在即使能量膨胀也不会发生爆炸,它们反而会吸收能量成长,可是一旦蓝虫和红虫相互碰撞,体内能量平衡会被瞬时打破,这时候就会引起,而爆炸产生后它们的身体会粉碎成幼小的蓝虫和红虫。”

    小七说着难言惊叹,“主人它们可以就这样在爆炸中不断生长死亡繁殖往复循环直至再没有能量支持或是爆炸彻底结束,理论上来说,任由它们一直爆炸繁殖下去可以导致这颗星球爆炸。”

    这可真是厉害了。

    墨夜发现了,虫族的基因有不可逆的缺陷但是在破坏性这一点上它们往往有着不可思议的潜力。

    其实高级文明那拨制造出虫族生物的人是打算制造生物武器的吧?

    墨夜手里的红色与眼前巨大的红色并不会产生任何引爆的危险,可若是墨夜这时候拿出一只蓝色的虫子那情况将截然不同。

    “这红球是母虫?”

    墨夜从观察之眼的反馈中看见,蓝色的虫子最大也只能达到鸡蛋大小,只有红虫可以一直变大。

    蓝虫的能量更不稳定,它的作用似乎就是刺激红虫爆发然后分裂繁殖出更多的红虫和蓝虫。

    爆炸还在继续,继续持续下去地面肯定会受影响,以虫族洞穴的分布,六号堡垒城市很就会变成废墟。

    墨夜身边寒气升起,洞穴炙热的温度开始迅速下降。

    空气中出现凝结的冰晶。

    冰晶很被融化,紧接着发生了小规模的爆炸。

    法师阁下第一次尝试终止爆炸的方法失败了,冰封行不通,至少在爆炸剧烈的洞**行不通。

    此时地面上因为洞穴的爆炸地面开始不断震动。

    对于早已经失去理智进入虫化状态的人来说地动山摇也好天崩地裂罢都不能阻止他们凶残暴虐的杀意。

    对虫族来说,暴虐的残杀和繁殖是无法撼动的强烈本能。

    疯狂的杀戮在剧烈的震动中继续着。

    “吼”

    一声长吟。

    板砖振翅高飞,庞大的身躯遮天蔽日。

    阎安在板砖脖子边缘紧紧抓着石甲差点被甩出去“板砖,你就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吗?”

    对阎安的抱怨板砖的回应是摇晃脑袋猛地向上升空,阎安这一次是真的差点被甩出去。

    其中一个洞穴出入口冲出一团火光,炙热的火焰混合着泥沙向上喷发,给人一种火山爆发的错觉,这并不是唯一一处。

    爆炸,烈焰,喷发泥沙,崩塌的建筑,疯狂厮杀的人和虫,说是炼狱一般的场景毫不为过。

    即使是经历过战争洗礼的阎安在高空俯瞰这一场面仍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鲜血,泥沙,残肢,火光。

    洞穴出入口爆发出一团火光那只是一个开始,这时候最惨的莫过于尚未虫化的人,四散奔逃,其中还有不少老人和小孩儿。

    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周遭持续的压力和恐惧压迫会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控制不住体内的虫族基因,最先被挑起的往往是暴虐因子。

    阎安挂在板砖的脖子上低头俯瞰将一切纳入眼底。

    这时地面骤然出现一丝丝寒冰气息,爆炸的洞穴边缘出现冰晶,很冰晶凝冻成寒冰。

    寒冰蔓延的速度非常,顷刻间,地面,所有建筑,残杀的人类和虫族,所有一切被冰霜包裹凝冻成一具具冰雕,整座城市在眨眼间凝冻成为一座寒光闪烁的巨型城市冰雕。

    寒冰顺着地面向上蔓延,高耸的建筑物,再到天空中立起一根根冰柱,就连天上飞的虫族和飞行器也没能逃脱寒冰的包裹。

    拔地而起的冰柱一根一根向上充起,其中好几根将板砖围住,差一点就接触到板砖却忽然定住。

    阎安只觉得一股冷气铺面而来,刺骨的寒气让他拢了拢衣领,这么大阵仗除了墨夜之外他想不出还能是谁干出来的了。

    地面上那些尚未虫化的人在森森寒气中跌坐在地,就连体内沸腾叫嚣着想要虫化的血液也因为可怕的寒气而凝滞。

    乱糟糟的城市在这一刻忽然停摆,惊慌失措与暴虐杀气都被寒气包裹着冻结。

    除了冷再没有其他感受,仿佛所有感官都被寒冰凝冻。

    安德鲁在城外看着一架飞行器离开,他窝在沙石掩护之中,看着有些面熟的飞行器型号正考虑要不要追上去,他似乎在虫域见过相同型号的飞行器,这让他惴惴不安。

    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却只觉得一阵地动山摇,剧烈的震感让刚刚站起身的安德鲁差点摔倒。

    城市堡垒出事了。

    “墨墨,墨墨,能听见吗?”

    “阎安,阎安”

    安德鲁不断呼叫但是无论是魔纹通讯器还是光脑通讯器都没有回应。

    安德鲁看着远去的飞行器,从兜里掏出一把米粒大小的东西朝飞行器的方向猛的投掷而出,接着转身朝城市堡垒狂奔。

    阎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五渣,虽然安德鲁承认那家伙狡猾可是狡猾的脑子并不能让人在爆炸危险中全身而退。

    万一阎安死了他怎么和墨墨交待?

    脑子乱糟糟的朝城市堡垒狂奔,刚跑没几步就听见一阵怒吼。

    是板砖。

    这声音在此刻对安德鲁来说相当于天籁,差点把板砖忘了。

    有那只小蜥蜴阎安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抬头便看见板砖庞大的身躯,脖子处歪斜的小黑点不用怀疑就是阎安了。

    安德鲁的脚步稍顿。

    虽然不明白城市堡垒里发生了什么,可至少阎安的小命这会儿还在。

    尚未反应过来的安德鲁忽然感觉一股寒风迎面而来。

    寒气刺骨,前一秒还在炙热爆炸的荒野沙漠城市堡垒眨眼间已经转变成一座泛着冰蓝光泽的极寒之城。

    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德鲁一脑门的问号。

    脚步却没有停顿,他实在不放心。

    “阎安,阎安。”

    呼叫终于连上线。

    安德鲁听见阎安瑟瑟发抖的声音,被冻僵的。

    “发生了什么?”

    “墨墨来了。”

    好吧,四个字可以解释一切。

    阎安也不知道怎么说,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有点多,而此时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阎安也不清楚。

    安德鲁却将之前看到的事情告诉了阎安。

    “有两个人跑了?”

    “对,他们的飞行器我见过,在虫域,很可能和无名探索者团有关系。”

    阎安这时确定墨夜忽然消失与那两人有莫大关联。

    “你先上来。”

    安德鲁仰着头看看天空上的板砖,抓了抓自己的长毛“太高了我跳不上去。”

    “你等一等。”阎安和板砖商量降低高度。

    安德鲁却已经开始了加速跑,他发现了高耸的冰柱。

    外骨骼打开,骨翼并不能让他展翅高飞但是却能加奔跑速度,身手矫健的一跃而起,接着冰冻的建筑,冰柱,三跳两跳,最后在冰柱上纵身一跃,骨翼挥动借力,一个翻身落在了板砖背上。

    正和板砖商量加餐事宜的阎大团长张着嘴“你不是不会飞吗?”

    安德鲁瑟的笑被长毛遮住。“我刚才没看见有冰柱子,试一试。”

    我的团员都比我厉害还是得听我指挥,阎安欣慰的想到。

    “墨墨呢?”

    安德鲁低头看了看,“有很强的能量波动。”

    阎安点点头,他呼出光屏展示给安德鲁“爆炸能量最强烈的地方不在地面。”

    就在两人说话间,地面某条洞穴出入口出现一个黑点,黑点生成漩涡。

    两人异口同声“墨墨。”

    黑色漩涡出现的同时,一部分被冰封的虫族开始松动。

    寒冰融化。

    第一批从寒冰禁锢中解封的几乎都是圣者级别的虫族,这些家伙在解封后第一时间盯上了天空中的板砖。

    板砖咔吧咔吧咬着能量块,送给地面上的虫子一个蔑视眼神。

    

Snap Time:2018-07-17 12:10:06  ExecTime:0.333